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傲轩书屋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693章 巧合

开春后,气温回升得很快。

趁着关姬的身子还可以活动,没有沉重到不能行动的地步,冯永决定让人护送她回平襄。

毕竟首阳算是处于大汉所能控制的最前线。

虽然不怕羌胡,但安全第一。

关姬知道自己呆在首阳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让冯永担心,所以没有反对冯永的安排。

在关姬离开后,冯永开始全力准备平息陇西羌乱。

先让句扶派出哨骑,查探西边的情况,做好随时渡过洮水的准备。

从首阳到枹罕,不走狄道的话,可以从狄道南边的钟提县渡过洮水,经大夏县,然后到达枹罕。

句扶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查出如何不惊动狄道羌胡的情况下,去抄他们的后路。

然后知会了南安的高翔,确认凉州榆中的魏军没有任何动静,又派人到冀城,与赵老爷子说了自己的计划。

这才下令让平襄护羌校尉所属的两千步卒,两千骑卒全部向陇西进发。

同时再次发出征胡令,征集了三千胡人骑兵,作为后备役。

刘浑虽然高升了,但平襄的两千骑卒是他亲手组建的,冯永不得已,只能向赵老爷子救援,暂时借调他过来。

幸好冯赵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赵老爷子还是很通情达理的。

天水那边的气候比陇西还要回暖得快一些,东风快递的运输队终于再次出现在陇右的大地上。

憋了整整一个冬天,解除了粮食的限制,随着一道道军令从首阳发出,整个陇右开始变得躁动起来。

冯君侯擦拳摩掌,准备大干一场,给今天的春天来个开门红。

甚至他还有心情温了一壶蜜酒,拎着酒壶,站在首阳城的城门上,看着西边,满眼发光,激情满怀,准备赋诗一首。

“大风起兮……”

不对。

“风萧萧兮……”

这个更不对。

正当冯永正在冥思苦想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他转头看去,只见公孙徵和李简两人正一前一后地联袂而来。

“有朋自远方来兮,不亦乐乎?”

冯永很是应景地念了一句,然后笑道,“伯琰和叔睿前来,可是有什么好消息?”

哪知公孙徵劈头就是一句:“君侯,不好了!狄道那边有情况!”

冯永一怔,“什么情况?狄道出问题了?”

虽然李简明里暗里地催了好几次,想让首阳的汉军赶快出兵,但都被冯永以冬日里难以行军的理由给婉拒了。

因为从他了解到的情况看,羌胡本就不善攻城,再加上冬日严寒,更是只能围而不攻。

狄道那边,再挺上两个月不是问题。

如今看到公孙徵这神情,让冯永心里不由地咯噔一下。

要是自己失算,让狄道意外失守,导致陇西局面不可收拾。

会不会步赵广的后尘不知道,但绝对会被赵老爷子吊起来打。

说不得,赵老爷子抽完后,诸葛老妖还要再抽自己一次。

“狄道没有出问题,但羌胡出问题了。”

公孙徵急声说道,“围攻狄道的羌胡,有一部分自己溃散了,向西边逃去。”

冯永眨眨眼,一时没明白过来,下意识地说道:“这不是好事么?”

公孙徵急声道:“看起来是好事,但长远来说,对陇西未必是好事!君侯,我们制定的围歼羌胡,平定陇西计划可能就无法实现。”

“更重要的是,听说羌胡西逃,是因为枹罕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枹罕?”冯永一下子就惊醒过来,“枹罕能出什么问题?”

那可是我的小金库!

“莫不成是曹贼趁机从西平那边出兵枹罕?”

冯永马上就想到了这个最大的可能性。

公孙徵摇了摇头,把李简推了出来:“此事下官也是刚刚得到消息,乃是李郎君亲口说的。”

冯永看向李简。

“回君侯,从我们李家得到的消息看,枹罕那边不是曹贼出兵了,听说是另有一批胡人从西南边过来。”

“他们趁着枹罕的羌胡主力远在狄道,劫掠了不少的部族,所以围攻狄道的羌胡得到消息,开始返转回枹罕去了。”

李简刚一说完,冯土鳖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成了死鱼眼。

大概是顺风顺水习惯了,冯土鳖好久都没能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胡人截胡了?

许久,他的眼珠子才茫然地动了一下,然后突然跳脚大骂起来。

“谁干的?敢抢我的牛羊?”

公孙徵:……

李简:???

冯永没有管他们,只顾咬牙:“胡人?哪来的那么多胡人?西南边的胡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敢黑吃黑?

也不打听打听本侯的名号是什么?

什么时候胡人也敢从鬼王嘴里抢食了?

真真是活腻了!

冯永鼻子里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破财的愤怒使他面目狰狞。

李简没有想到冯永的反应这般强烈,磕巴了一下:“回,回君侯,这个不太清楚。”

公孙徵浑然没有那种被人抢去大批牛羊的心痛感,仍是冷静。

只见他开口道:“君侯,这支胡人劫掠枹罕,有没有可能是曹贼在中挑拨?”

“对!有可能。”冯永被这么一提醒,几乎就要肯定下来,“那郝昭非是善与之辈,这等毒计说不得就是出自他之手。”

若此事当真是他干的,这丫的简直是比小文和还狠。

城头风大,一阵冷风吹过来,让冯永的头脑清醒了一些,他又咕嘟咕嘟地喝了一大口酒,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然后头脑开始疯狂转动。

换作自己是郝昭,应当如何应对目前的情况?

凉州兵力不足,又不想束手待擒,那就定然是要想办法借胡人之力。

陇西羌胡造反,那就让凉州羌胡出兵,从西南边绕过来,偷袭后方。

如此一来,不但让凉州羌胡抢了自己的小金库,不用凉州出一兵一卒,就保住了狄道。

而且若是事先答应凉州羌胡,让他们尽取枹罕的一切,说不得凉州连粮草都不用出——反正枹罕那里也是被放弃的地方。

想到这里,冯永猛地一转身:“走,回议事厅。”

议事厅里,挂着一幅巨大的地图,地图下边,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沙盘,这是标配。

陇右四郡本属凉州,几年前才被曹魏分割到雍州。

原因很简单,凉州羌胡之乱实在是太过于让人头疼。

把陇右从凉州分出来,与后世把汉中从蜀地分出来是同一个道理。

怕的就是有人据陇山而抗关东。

也正是因为陇右以前从属凉州,所以冯永眼前的地图和沙盘,不至于是凭空想像。

虽然凉州七郡的具体位置可能不是很准确,但至少能知道个大概位置。

重要的城池和关口,以及主要干道能标出个大概,那也勉强够用了。

陇西已经够偏西了,陇西的西边,那根本就已经算是进入后世的青藏高原范围。

枹罕那一带,几百年后,是大唐和吐蕃双方都要死命争夺的战略要地。

而吐蕃少说也要几百年后才出现,现在陇西的西边高山上所住的,是西羌的别支,发羌。

但这一次打乱了自己计划的,肯定不是他们。

先别说曹魏能不能联系得上他们,就算是能联系上,处于原始农奴时代的高原发羌,大大小小的部族分散在高原各个角落。

真要有谁,具备这么大的号召力,同时还有这么强的组织性,这么高的敏锐性。

能在大冷天里抓住这么好的机会,爆了枹罕羌胡的菊花。

那么,吐蕃就不会在几百年后才正式立国。

“排除了陇西西边高山上的发羌,如果这支胡人当真是受了凉州曹贼之命,他们最有可能的,就是从西平郡南下。”

“然后渡过大河,直接袭击枹罕。”冯永手指点在与陇西最西边有黄河之隔的西平郡上,“甚至是从河关那里渡过大河。”

公孙徵提醒道:“君侯,可是据李家的消息,这支胡人是从西南边过来的,而且比羌胡还要剽悍,乃是精锐骑军。”

河关在枹罕的北边,虽然稍偏西一点,勉强算是西北边,与西南根本是两个概念。

“所以他们究竟是从哪来的?”

冯永有些恼火。

难道老子穿越导致历史发生了蝴蝶效应,吐蕃要提前几百年崛起?不然根本没办法解释!

“君侯,不管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但凡敢阻碍大汉打通陇西与凉州通道的,皆要平灭之。”

句扶的想法却是简单得多,“大汉军锋所至,何人敢挡之?”

“战略上要藐视敌人,战术上却要重视敌人啊!”

冯永说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话,“谁知道这是不是凉州曹贼的诡计?虽然我们不惧叛羌,但却要小心曹贼。”

冬天里寒冷的天气导致侦察不便,情报不足就难以分析判断。

冯永揉揉脑门,吩咐一声:“伯琰,你带着参谋部,重新尽快制定新的作战计划,好了让我过目。”

“诺!”

公孙徵连忙答道。

“句将军,你多派哨骑,尽量把狄道周围的情况打探清楚。还有,让刘浑和霍弋他们加快行军。”

牛羊不知道损失了多少,劳力又有要逃散的迹象,让冯土鳖心里有些上火。

妈的截胡就截胡,喝汤就够了,这肉总得给我留下来吧?

天气转暖,郝昭的病终于有了一丝好转。

虽然仍是不能下床,但已经可以勉强可以坐起来。

凉州刺史徐邈推门进来,看到郝昭的精神不错,当下便高兴道:“伯道,看来韩医工的医术果真高超。”

“看样子再过几天,你就可以下榻行走了。”徐邈站到榻前,仔细地看了看他的脸色,终于松了一口气,“前些日子你当真是把我吓坏了。”

郝昭点了点头,“我自己都以为自己过不了这一关,没想到居然还能熬过来。”

说着看向徐邈,“枉我在河西呆了这么多年,却是没有听说过韩医工之名,却是被明公找到这等手艺高明的医工。”

徐邈拿了一个胡床坐到榻前,摆了摆手:“这还是伯道你命不该绝。韩医工可不是我找到的,乃是自个儿找上门的。”

“哦,此话何意?”

郝昭有些惊奇地问道。

“说起来倒是有些巧了。伯道可记得那秃发部?”

徐邈问道。

“自然记得,这个部族平日里就在西海边上放牧。”

徐邈点头:“伯道记得就好。前些日子,有一队人马自东而来,给刺史府献了十颗北珠,最小的也是“八宝”,殊为难得。”

“这支人马约百来人,自称是秃发部遗族,前来寻找秃发部本族。我知秃发部乃是西海一大部族,又曾屡次出兵协助伯道平乱。”

“故倒也没有为难他们,还与他们细谈了一番,这才发现他们当中有一位医者,被那些人视若神明。”

“言必称敬语,举必现恭行,故我好奇之下,特意与那医者交谈,发现其吐谈甚是不凡,于是便动了心思,让他来给你看病。”

“我本是抱了试一试的心思,没想到竟是把你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幸甚,幸甚啊!”

徐邈说到这里,一脸地庆幸。

郝昭听到这话,感叹一声:“果真是庆幸!”

然后再感激地看向徐邈,“明公平日里信服羌胡,仁义施于一州之内,不但恩泽凉州百姓,甚至连某都能受到明公之恩。”

徐邈微微一笑,自谦道:“我身为一州刺史,替天子牧民,施仁义而令百姓归心,乃是施政之本,何来恩泽之说?”

“这秃发部医者,治好了伯道的病,却是不要我的赠予,只说是想要尽快前去与本族汇合,也是难得的义士。”

郝昭点头:“如此说来,某倒是要好好谢他一番。不过秃发部到了春日,就会开始向西边游牧。这一点倒是要跟他们说清楚,免得他们误了时间。”

徐邈呵呵一笑:“伯道有所不知。秃发部在冬日里早已南下,绕过西平郡,去了陇西那边。”

“据探子的回报,那秃发部借着羌胡围攻狄道的机会,劫掠了枹罕一带的不少部落,如今那叛羌,正回过头来,准备与秃发部相争呢!”

郝昭听到这话,脸色竟是一变:“秃发部去了陇西?”

徐邈点头:“正是。伯道不是说过,以羌胡之乱断蜀人进入凉州之路么?”

“故我得知秃发部进入陇西,倒也没有多管。反正我们已经无力再管那里,且让胡人乱战一通,倒也省事。”

“明公,此举万万不可!”

郝昭刚说了一句,因为太过着急,让他开始猛烈咳嗽起来。

徐邈一看,连忙起身,欲上前抚背。

郝昭却是强行忍住,抬起头来,脸上带着急惶之色:“明公,陇西胡人不过群犬耳,举棍击之,则夹尾而逃。”

“但秃发部不同,他们乃是群狼,狩猎有法,若是任由其掠枹罕羌胡以壮部族,则势大不能制,必会反噬凉州。”

刚说到这里,郝昭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喜欢蜀汉之庄稼汉请大家收藏:(www.axshuwu.com)蜀汉之庄稼汉傲轩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 - 蜀汉之庄稼汉全文阅读 - 蜀汉之庄稼汉txt下载 - 甲青的全部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傲轩书屋

猜你喜欢: 寻唐抽个美女打江山吃货唐朝少年大将军黑暗的苏醒斜风三国之我是袁术明末求生记宋末之乱臣贼子超级兵王正德大帝大周昏君苏联1941大唐之暴君崛起民国大间谍建文天下最强军火商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邪龙狂兵最强妖孽特种兵王史上最强崇祯隋唐之乱世召唤至尊特工三国重生马孟起民国谍影帝国再起
完本推荐: 末世裁决者全文阅读叫一声老公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特种兵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全文阅读我是校霸他亲妈全文阅读护花狂龙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死亡前兆全文阅读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全文阅读全能巨星奶爸全文阅读请做个好人全文阅读重生到一九七六全文阅读贴身兵皇全文阅读我姐姐太有钱了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全文阅读邪王独宠废柴妃全文阅读末世异神全文阅读绝对红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剑神在星际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尸妻难缠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医流狂兵神医弃女超能小农夫最佳赘婿绣华扛着AK闯大明重生九零小军嫂钢铁蒸汽与火焰超级丧尸工厂满级导演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我的老婆修仙归来独家宠婚:景少,帅炸天王者时刻都市绝品仙医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我的老妈是土豪你是我的万有引力快穿:邪性BOSS,坏透了!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至尊特工西游之金乌大圣快穿:男神,有点燃!先驱大骑士反叛的大魔王永恒圣王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手机版 - 蜀汉之庄稼汉全文阅读手机版 - 蜀汉之庄稼汉txt下载手机版 - 甲青的全部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傲轩书屋移动版 - 傲轩书屋手机站